● 小人专望人恩,恩过不感。君子不轻受人恩,受则难忘。 ——曾国藩


● 衣冠之族,以清白遗世为本,务要恬穆省事,凡贪戾刻薄之夫,皆不宜与之相接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人若一味见人不是,则到处可憎,终日落嗔。 ——曾国藩



● 凡权要人声势赫然时, 我不可犯其锋, 亦不可与之狎, 敬而远之, 全身全名之道也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将事而能弭,遇事而能捄,既事而能挽,此之谓达权。此之谓才。未事而知其来,始事而要其终,定事而要其变,此之谓长虑,此之谓识。——曾国藩

● 人只是怕当局,当局者之十,不足以旁观者之五。智臣以得失而昏也,胆气以得失而奋也。只没了得失心,则声气舒展,此心与旁观者一般,何事不济? ——曾国藩

● 两君子无争,相让故也。一君子一小人无争,有容故也。争者两小人也,有识者奈 何自处于小人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君子不可以不忍也,忍欲则不屈于物,忍剧则不扰于事,忍挠则不折于势,忍穷则 不苟于进,故曰,必有忍乃有济。 ——曾国藩 ­

● 君子多思不若养志,多言不若守静,多才不若蓄德。——曾国藩

● 水道曲折,立岸者见而操舟者迷。棋势胜负,对奕者惑而傍观者审。非智有明暗,盖静可以观动也。人能不为利害所汩,则事物至前,如数一二,故君子养心以静也。 ——曾 国藩

● 倚富者贫,倚贵者贱,倚强者弱,倚巧者拙。倚仁义不贫不贱不弱不拙。 ——曾 国藩

● 好誉者,常谤人;市恩者,常夺人。其倾危一也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人之制性,当如堤防之治水。常恐其漏坏之易。若不顾其泛滥,一倾而不可复也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务名者害其身,多财者祸其后。善恶报缓者非天纲束,是欲成君子而灭小人也。祸福者天地所以爱人也。如雷雨雪霜,皆欲生成万物。故君子恐惧而畏,小人侥幸而忽。畏其祸则福生,忽其福则祸至。传所谓祸福无门,惟人所召也。——曾国藩

● 以忠沽名者讦,以信沽名者诈,以廉沽名者贪,以洁沽名者污。忠信廉洁,立身之 本,非钓名之具也。有一于此,乡原之徒,又何足取哉? ——曾国藩

● 仁言不如仁心之诚,利近不如利远之博,仁言或失于口惠,利近或失于姑息。 — —曾国藩

● 以德遗后者昌,以祸遗后者亡。谦柔卑退者,德之余,强暴奸诈者,祸之始。 — —曾国藩

● 人皆有爱生恶死之心,人皆为舍生取死之道。何也?见善不明耳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溺爱者受制于妻子, 患失者屈己于富贵。 大丈夫见善明, 则重名节如泰山。 用心刚, 则轻死生如鸿毛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食能止饥,饮能止渴,畏能止祸,足能止贪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语人之短不曰直,济人之恶不曰义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宝货用之有尽,忠孝享之无穷。 ——曾国藩­

● 女相妒于室,士相妒于朝,古今通患也。若无贪荣擅宠之心,何嫉妒之有? —— 曾国藩

● 为善最乐,是不求人知。为恶最苦,是惟恐人知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人生至愚是恶闻己过。人生至恶是善谈人过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事莫待来时忍,欲莫待动时防。即来思隐,即动思防,如火炽水溢,障之甚难。 — —曾国藩

● 高才能文章,善居之,足以成名,不善居之,足以致祸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作善岂非好事,然一有好名之心,即招谤招祸也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好便宜不可与共财,狐疑者不可与共事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遇诡诈人变幻百端,不可测度,吾一以至诚待之,彼术自穷。——曾国藩

● 恭而无礼,遇君子固所深恶,即小人亦未尝不非笑之,枉自卑诌耳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人遇逆境,无可奈何, 而安之若命,是见识超群。 然君子用以力学,借困衡为砥砺, 不但顺受而已。 ——曾国藩



● 非望之福,祸必继之。急当恐惧修省,多行善事,若一骄则不可救矣。 ——曾国 藩

● 处事速不如思,便不如当,用意不如平心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人之处于患难,只有一个处置。尽人谋之后,却须泰然处之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人有过喜谈之,存一恕心者少。 己有过恶, 闻之漫无悔心者多。 若以恕己之心恕人, 是谓大公,以责人之心责己,是谓大勇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任事者当置身利害之外,建言者当设身利害之中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善自是士人常事,今乃邀身后福报,若市道,吾实耻之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吾不如者,吾不与处,累我者也。与我齐者,吾不与处,无益我者也。惟贤者,必与贤于己者处,贤者之可得与处也,礼之。主贤世治,则贤者在上。主不肖世乱,则贤者在下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处事当务详慎,不可尽兴燥脾。凡饮食举动言语笔墨,尽兴便放肆。一燥脾便刻薄,其始无害人之心,而其事必至于害人。初若不至杀身,终至杀身而有余也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遇疾恶太严之人,不可轻意在他前道人短处,此便是浇油入火,其害与助恶一般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优娼辈好嗤笑人,而敢为无礼,此自不贱本色。其趋奉不足喜,怠慢不足怒也。 — —曾国藩

● 有必不可行之事,不必妄自轻营。有必不可劝之人,不必多费唇舌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凡天下事,虑之贵,详行之贵,力谋之贵,众断之贵独。——曾国藩

● 凡遇事须安祥和缓以处之,若一慌忙,便恐有错。盖天下何事不从忙中错了。故从容安 祥,为处事第一法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人生一日或闻一善言, 见一善行, 行一善事,此日方不虚生。 遇富贵人,宜劝他宽, 见聪明人宜劝他厚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得失有定数,求而不得者多矣,纵求而得,亦是命所应有。安然则受,未必不得, 自多营营耳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行事常思退一步。 ——曾国藩 ­

● 处毁誉要识有量,今之学者反有向上底,见世所誉而趋之,见世所毁而避之,只誉我而喜,闻毁我而怒,只是量不广,真善真恶在我,毁誉与我分毫无干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见人耳语,不可窃听。 恐所言之事,其人避我。又恐正值议我短长,闻之未免动意, 且使其人惭愧无地自容矣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久利之事勿为,众争之地勿往。物极则反,害将及矣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贫贱时眼中不著富贵,他日得志必不骄。富贵时意中不忘贫贱,一旦退休必不怨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静坐自我妄为,读书即是立德。 ——曾国藩 ­

● 可以一出而振人之厄,一言而解人之纷,此亦不必过为退避也,但因以为利,则市 道矣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定静安虑得,此五字时时有,事事有。离了此五字,便是孟浪做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久视则熟字不识,注视则静物若动,乃知蓄疑者乱真,过思者迷正应。 ——曾国 藩

● 做天下好事,既度德量力,又审势择人。 “专欲难成,众怒难犯” ,此八字者不独妄动邪为者宜慎,虽以至公无私之心,行正大光明之事,亦须调剂人情,发明事理,俾大家信从,然后动有成,事可久。盘庚迁殷,武伐纣,三令五申,犹恐弗从。盖恒情多隐于远识,小人不便于己私,群起而坏之,虽有良法,胡成胡久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世间事各有恰好处,慎一分者得一分,忽一分者失一分。全慎全得,全忽全失。小事多忽,忽小则失大,易事多忽,忽易则失难。存心君子,自得之体验中耳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恒言平稳二字极可玩,盖天下之事,惟平则稳。行险亦有得的,终是不稳,故君子居 易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觅物者苦求而不得,或视之而不见。他日无事于觅也,乃得之。非物有趋避,目眩急求也。天下之事,每得于从容,而失之急遽。——曾国藩

● 事到手且莫急,便要缓缓想。想得时切莫缓,便要急急行。处天下事,只消得安详二字,兵贵神速,也须从此二字做出。然安祥非迟缓之谓也,从容详审,养奋发于定之中耳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才下手便想到究竟处。 ——曾国藩 ­

● 小屈以求大伸,圣贤不为。松柏生来便直,士君子穷居便正。若曰在下位遇难事,姑韬光忍耻,以图他日贵达之时,然后直躬行通。此不但出处为两截人,即既仕之后,又为两截人矣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既不俗为小人,即不勉为君子。欲又不能,志不立故也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委罪掠功,此小人事;掩罪夸功,此众人事;让美归功,此君子事;分怨共过,此 盛德事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天物愚者真,智者伪;愚者完,智者丧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处天下事,前面常长出一分,此之谓豫;后面常余出一分,此之谓裕。如此则事无不济,而心有余乐。若尽煞分数做去,必有后悔。处人亦然,施在我有余之恩,则可以广听。留在人不尽之情,则可以全好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规模先要个极大,意思先要个安闲。古之人先约而丰人,故群下乐为之用而所得常倍。徐思而审处,故己不劳而事极精详。褊急二字,处事之古碍也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见面前之千里,不若见背后之一寸。故达观非难,而反观为难。见见非难,而见不 见为难。此举世之所迷,而智者之所独觉也。——曾国藩 ­

● 精明也要十分,只须藏在浑厚里作用。古人得祸,精明人十居其九,未有浑厚而得 祸者。今之人惟恐精明不至,所以为愚也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毕竟先知后行,至于纯熟,乃能合一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事后论人,局外论人,是学者大病。事后论人,每将智人说得极愚。局外论人,每 将难事说得极易。二者皆从不忠不恕生出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人有求于我,如不能应,当直告以故。切莫含糊,致误乃事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君子与小人斗,小人必胜。在君子惟有守正以俟命而已。固不可惧祸而误入小人之 党,亦不可恃为君子而有与小人角胜之心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有一种人以姑息匪人市宽厚名,有一种人以毛举细故市精明名,皆偏也。圣人之厚 宽,不使人有所恃。圣人之精明,不使人无所容。 ——曾国藩 ● 勿以人负我而隳为善之心,当其施德,第自行吾心所不忍耳。未尝责报也。纵遇险 徒,止付一笑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嘲戏人自事恶事,尤不可入一二壮语,入壮语则戏者皆真,每令人恨。若规人过失,不可入一二戏语,入戏语则真者毕戏。每令人玩,失规人之旨矣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阴,小人者。阳,君子也。进君子而退小人,燮理之能事毕矣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轻信人不一定多疑,而多疑的人每易轻信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术字亦有不可少处, 但必不得已而后用。 专意利人而用, 谓之圣贤。 可不必用而用, 专意利己而用,谓之奸雄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处事贵熟思缓处,熟思则得其情,缓处则得其当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处有事当无事,处大事当如小事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名节之于人,不金帛而富,不轩冕而贵。士无名节,犹女不贞,虽有他美,亦不足 赎。故前辈谓爵禄易得,名节难保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世不若不求利,即无害。若不求福,即无祸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见人有得意事,便当生欢喜心。 见人有失意事, 便当生怜悯心。 皆自己真实受用处。 忌成乐败,何预人事,自坏心术耳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贱不谋贵,外不谋内,疏不谋亲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贵视其所举,富视其所兴,贫视其所不取,穷视其所不为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宁可忍耐而死,不可向利而生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外重者内轻,故保富贵而丧名。节内重者外轻,故守道德而乐贫贱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忠信廉洁,立身之本,非钓名之具也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乱世之名,以少取为贵。 ——曾国藩 ­

● 名节至大,不可妄交非类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居乡勿为乡愿,居官勿为鄙夫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经一番挫折,长一番识见。多一分享用,减一分志气。——曾国藩

● 责备贤者,须全得爱惜裁成之意。若于君子身上,一味吹毛求疵,则为小人者,反 极便宜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闻人之善而疑,闻人之恶而信,其人生平必有恶而无善。故不知世间复有作善之人也,若夫造作全傅会以诬善良,鬼神必殛之。——曾国藩

● 盛怒极喜时,性情改常。遇有所行,须一商之有识者。不然,悔随之矣。 ——曾 国藩

● 凡人皆不可侮,无用人尤不可侮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向人说贫,人必不信,徒增嗤笑耳。且人即我信,何救于贫,哓哓者可厌也。 — —曾国藩

● 凡与人晋接周旋,若无真意,则不足以感人;然徒有真意而无文饰以将之,则真意 亦无所托之以出, 《礼》所称无文不行。 ——曾国藩 ­

● 清则易柔,惟志趣高坚,则可变柔为刚;清则易刻,惟襟怀闲远,则可化刻为厚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俭以养廉,誉洽乡党;直而能忍,庆流子孙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故吾人用功,力除傲气,力戒自满,毋为人所笑,乃有进步也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薄福者必刻薄,刻薄则福益薄矣。厚福者必宽厚,宽厚则福亦厚矣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得意而喜,失意而怒,便被顺逆差遣,何曾作得主。马牛为人穿着鼻孔,要行则行,要止则止,不知世上一切差遣得我者,皆是穿我鼻孔者也。自朝至暮,自少至老,其不为马牛者几何?哀哉!——曾国藩

● 吾不知所谓善,但使人感者即善也。吾不知所谓恶,但使人恨者即恶也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小人其心,君子其饰,名是而实非,其天下之大害乎? ——曾国藩

● 不好名者,斯不好利。好名者,好利之尤者也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一念不敢自恕,斯可谓之修。一语不敢苟徇,斯可谓之直。一介不敢自污,斯可谓 之廉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改过则长善矣,甘贫则足用矣。 ——曾国藩 ­

● 天下有非望之福,亦有非望之祸。小人不知祸福之相倚伏也,则侥幸以为尝。是故失意之事,恒生于其所得意,惟其见利而不见害,知存而不知亡也。——曾国藩

● 君子所信者,此心也。若愿后世之毁誉,是有待于外也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水不能不遇风,长川巨浸,泓澄无底,虽大风不能使之浊。心不能不应物,欲尽理明,表里莹彻,虽酬酢万变,不能使之昏。无风则清,有风则浊者,尘滓之伏于下也;静之则明,动之则昏者,利欲之藏于中也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有理义以养其心,则虽老而神明不衰。苟为不然,则昏于豢养,败于戕贼,未老而 志衰矣。励志之士,可不戒诸。 ——曾国藩 ­

● 短不可护,护则终短。长不可矝,矝则不长。尤人不如尤己,如圆不如好方。用晦 则天下莫与汝争智,“折”去“斤”加“为” []谦则天下莫与汝争强。多言者老氏所戒,欲纳者仲尼所臧。妄动有悔,何如静而勿动?太刚则折,何如柔而勿刚。吾见进而不己者败,未见退而自足者亡。为善则游君子之域,为恶则入小人之乡。吾将书绅带以自警,刻盘盂而思防。岂若长存于座右,庶凤夜之不忘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人虽至愚,责人则明;虽有聪明,恕己则皆。尔曹但常以责人之心责己,恕己之心 恕人,不患不到圣贤地位也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静坐然后知平日之气浮;守默然后知平日之言躁;省事然后知平日之费间;闭户然后知平日之交滥;寡欲然后知平日之病多;近情然后知平日之念刻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闻过而不改,谓之丧心。思过而不改,谓之失体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天下有三门,繇于情欲,入自禽门;繇于礼义,入自人门;繇于独智,入自圣门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贤而多财,则损其志;愚而多财,则益其过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夫志心笃行之术,长莫长于搏谋,安莫安于忍辱,先莫先于修德,乐莫乐于好善,神莫神于至诚,明莫明于体物,吉莫吉于知足,苦莫苦于多愿,悲莫悲于精散,病莫病于无常,短莫短于苟得,幽莫幽于贪鄙,孤莫孤于自恃,危莫危于任疑,败莫败于多私。 —— 曾国藩

● 能庇人便是大人,受人庇便是小人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或谓才子多傲,余曰傲便是不才。 ——曾国藩 ­

● 君子满腹天理,故以顺理为乐。小人满腹人欲,故以得欲为乐。欲无时可足,故乐不胜忧。理无时不存,故随在皆乐。至乐顺理。纵欲之乐,忧患随焉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尖酸语最易传布,正经话却无人称说,即此可知世道恶薄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慎能远祸,勤能济贫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气为心害,养心当先制气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不位而尊者曰道,不贷而富者曰文。噫!吾将谓得时乎?尊而骄者不为矣,吾将谓失时乎?富而安者吾为矣。 ——曾国藩 ­

● 或曰:交处乎世,如何可以免乎谤。曰: “去六邪,用四尊,则可矣。 ”曰: “谏未深而谤君,交未至而则友,居未安而罪国家,家不俭而罪岁,道不高而凌贵,志不定而羡富,此之谓六邪也。自尊其道,尧舜不得而卑也。自尊其亲,天下不得而绌也。自尊其己,孩孺不得而娱也。自尊其志,刀锯不得而威也,此之谓四尊也。 ——曾国藩 ”

● 清淡者,崇德之基也。忧勤者,建业之本也。古珲无富贵之圣贤,无宴逸之豪杰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夫为善易,积善难。士之于善也,微焉而不厌,久焉而不倦。幽隐无人知而不间,招世之疾逢时之患而不变。是故根诸心,诚诸言行,与时勉勉,不责其功夫,然后亲友信之,国人安之,而鬼神格之也。善积未至,其畴能与于斯乎?——曾国藩

● 礼义廉耻,可以律己,不可以绳人,律己则寡过,绳人则寡和。寡合则非涉世之道。故君子责己,小人责人。德有余而为不足者谦,财有余而为不足者鄙。——曾国藩

● 闻善言则拜,告有过则喜,有圣贤之气象。坐密室如通衢,驭寸心如六马,可以免过。心不清则无以见道,志不确则无以立功。——曾国藩

● 和以处众,宽以接下,恕以待人,君子人也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以爱妻子之心事亲,则无往而不孝。以保富贵之心事君,则无往而不忠。以责人之心责己,则寡过。以恕己之心恕人,则全交。

● 轻财足以聚人,律己足以服人,量宽足以得人,身先足以率人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乱臣贼子,皆从一傲字养成。 ——曾国藩 ­

● 惟正己可以化人,惟尽己可以服人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莫谓己无善,善人之善即是善。莫谓己无恶,谈人恶即是恶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行事不可任心,说话不可任口。——曾国藩

● 事之可否,当以理裁之。一使气,但坏事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财与色之地须当远避,近则有污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居有恶邻,坐有损友,借以检点自慎,亦是进德之资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善所当为,著一报念,胸中便要增累,口中便要增过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怒时易激,义愤亦当裁抑;喜时易狂,即微言亦须谨慎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勿以小恶弃人大美,勿以小怨忘人大恩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责过太直,使人惭恨,在我便是一过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劝人不可指其过,须先美其长。人喜则语言易入, 怒则语言难入, 怒胜私故也。 — —曾国藩

● 一字不可轻与人,一言不可轻许人,一笑不可轻假人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做当今一个好人,须壁立千仞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闻人之谤当自修,闻人之誉当自惧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志不可一日坠,心不可一时放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人之生,不幸不闻过,大不幸无耻。有耻则可教,闻过则可贤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宁人负我,毋我负人。——曾国藩 ­

● 君子之行,静以修身,俭以养德。非淡泊无以明志,非宁静无以致远。 ——曾国 藩

● 君子能扶人之危,周人之急,固是美事,能不自夸,则善矣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促迫褊窄,浅率浮躁,非有德之气象,只观其气象,便知涵养之浅深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纵与人相分争,只可就事论事,不可揭其父母之短,扬其闺门之恶。此祸关杀身,非止有伤长厚己也。——曾国藩

● 以祸福得丧付之天,以赞毁予夺付之人,以修身之德责之己,此是至简于易之事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习气不除,如何了道。……有物过眼必看,有声入耳必听。小小入意即喜,小小拂 意好怒,小小利害即生恐惧,皆习气也。——曾国藩 ­

● 防身当若御虏,一跌则全军败没。爱身当如处子,一失则万事瓦裂。涉世甚艰,畜德宜豫。布人以恩,而外扬之,则弃,教人以善而外扬之,则仇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摄生之道,大忌嗔怒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常沉静,则含蓄义理深,而应事有力。故厚重、静定、宽缓,乃进德之基,亦养寿 之要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骂语谑语,须有分寸,不但不中怨恨,亦是自处忠厚之道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大概君子方严处多,至园融变化,是德之成也。起处便学园融不得。——曾国藩

● 凡刑杀之事,仁者见之,愈生其仁。忍者见之,愈生其忍。故君子远庖厨,亦英尺 有习惯成自然意在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欲心一萌,当思礼义以胜之。 ——曾国藩 ­

● 深以刻薄为戒,每事当存忠厚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大怒不怒,大喜不喜,可以养心。靡俗不交,恶党不入,可以立身。小利不争,小忿不发,可以和众。见善必行,闻过必改,可以畜德。——曾国藩

● 行天下而后知天下之大也,我不可以自恃。行天下而后知天下之小也,我亦不可以 自馁。——曾国藩

● 凡人气质各有偏处,自知其偏而矫制之,久则自然,所以宋儒以变化气质为学问急 务也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不善之端,岂待应物而后见?如静中一念之刻即非仁,一念之贪即非义,一念之慢即非礼,一念之诈即非智,君子所以慎独。——曾国藩

● 君子不能无非心之萌,而旋即去之,故曰进于圣贤。小人不能无良心之萌,而旋自昧之,故曰近于禽兽。——曾国藩

● 有过不令人知,是大恶事。然有过辄自表白,又未免因不讳过三字,把改过功夫,松了 一分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称人之善或过其实,不失为君子。扬人之恶或损其真,宁免为小人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不见己过,便绝圣贤之路。喜谈人过,便伤天地之和。嫉恶心不可不明;嫉恶语不 可不忌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慎言谨行,是修己第一事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不自重者取辱,不自畏者招祸,不自满者受益,不自是者博闻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憎我者祸,仇我者死,皆当生悲悯心。有一毫庆幸之心,便与心术有伤。 ——曾 国藩

● 人须是一切世味淡薄方好,不要富贵相,常自激昂,便不得到坠堕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纵与人有相争,只可就事论事。 断不可揭其祖父之短, 扬其闺门之恶, 此祸关杀身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恐惧者,修身之本。事前而恐惧,则畏,畏可以免祸。事后而恐惧,则悔,悔则可以改过。夫知者以畏消悔,愚者无所畏而不知悔。故知者保身,愚者杀身。大哉所谓恐惧也! ——曾国藩

● 自谦则人愈服,自夸则人必疑我。恭可以平人之怒气,我贪必至启人之争端,是皆存乎我者也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好为诳语者,不止所言不信,人并其事事皆疑之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人有一事不妥,后来必受此事之累。如器有隙者,必漏也。试留心观之,知他人则 知自己矣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欲为君子,非积行累善,莫之能致,一念私邪,立见小人。故曰: “终身为善不足, 一日为恶有余。 ——曾国藩 ”

● 嗜欲正浓时,能斩断,怒气正盛时,能按纳,此皆学问得力处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人皆狎我,必我无骨。人皆畏我,必我无养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为人所狎与为人所恨,皆己过也。 ——曾国藩 ­

● 凡有横逆来侵,先思所以取之之故, 即思所以处之之法, 不可便动气, 两个人动气, 就成了一对小人,一般受祸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人若少知自爱,岂有营营逐利,甘为商贾之行?只心有所系便是欲,便当极力克治。 不然,恐流弊无穷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有必不可已之事,便须早作,曰捱一曰,未必后日之能今日也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纵是道成德立,小人终不可近。若自谓他柄在我,不妨兼举竝包,必暗受其损而不 觉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小人虽不过,当力遏而绝之。君子不幸诖误,当保全爱惜,以成就其德。 ——曾 国藩

● 处利则要人做君子,我做小人;处名则要人做小人,我做君子。斯惑之甚也。圣贤处利让利,处名让名,故澹然恬然,不与世作。——曾国藩

● 义利辩以小心,须严一介。是非起于多口,务谨三缄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人有毁我诮我者,改之固益其德,安之亦养其量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称人之善,虽有过情,不伤厚道。攻人之短,即有实据,终属浇风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善所当为,羞谈福报。 ——曾国藩 ­

● 清苦固是佳事,然亦不可过,天下岂有薄于待自而能厚于待人者乎?——曾国藩

● 存一念爱异时便是爱己,有一步进德处胜于进官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人亦不可闲惯,闲惯则些小事便不可耐。——曾国藩

● 人言果属有因,深自悔责。返躬无愧,听之而已。古人云: “何以止谤” ,曰: “无 辨” 。辨愈力,则谤者愈巧。 ” ——曾国藩

● 学者不可不通世务。 ——曾国藩 ­

● 有一言而伤天地之和,行一事而损终身之福,切须检点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君子绝交,不出恶声。忠臣去国,不洁其名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欲人勿闻,莫若勿言。欲人勿知,莫若勿为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善恶之习,朝夕渐染,易以移人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安分即安命,做人即是做官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做人念头重,做官念头轻,则祸福不足动心。做官念头重,做人念头轻,则毁誉常 足堕志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老来益当奋志,志为气之帅,有志则气不衰,故不觉其老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责人者必自恕。 ——曾国藩 ­

● 德不怕难积,只怕易累。千日之积,不禁一日之累,是故君子防所以累者。 —— 曾国藩

● 为子孙做富贵计者,十败其九。为人做善方便者,其后受惠。——曾国藩

● 一念之慈亦足作福,一言之戾亦足伤和,存心不忽微,所造自即于大。 ——曾国 藩

● 疾恶太严,当计其所穷。或曰:太严便是一恶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一个忍字,消了无穷祸患,一个足字,省了无限营求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只一事不存心,此一事便错乱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人有差错,他怕你恼,便当含容,若责之不已,他知你意不可挽回,反不怕起来, 有何趣味? ——曾国藩

● 事前加慎,事后不悔。 ——曾国藩 ­

● 止骂所以助骂,助骂所以止骂也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以爱己之心爱人,则仁不可胜用矣。以恶人之心恶己,则义不可胜用矣。 ——曾 国藩

● 荐贤不可示德,除奸不可示威。 ——曾国藩 ­

● 人处财,一分定要十厘,便是刻。与人一事一语,定要相报,便是刻。治罪应十杖,定一杖不饶,便是刻。处亲属,道理上定要论曲直,便是刻。刻者,不留有余之谓,过此则恶矣。或问亲属如何不论曲直?曰: “若论曲直,便与路人等耳。 ——曾国藩 ”

● 绝嗜禁欲,所以除累;抑非损恶,所以让过;贬酒阙色,所以无污;避嫌无疑,所以不误;博学切问,所以广知;高行微言,所以修身;恭俭谦约,所以自守;深计远虑,所以不穷;亲仁友直,所以扶颠;近恕笃行,所以接仁;任才使能,所以济务;殚恶斥谗,所以止乱;推古验今,所以不惑;先揆后度,所以应卒;设变致权,所以解结;括囊顺会,所以无咎;橛橛梗梗,所以立功;孜孜淑淑,所以保终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积善在身,犹长日加益,而人不知也。积恶在身,犹火之销膏,而人不见也。非明乎性 情,察乎流俗者,孰能知之? ——曾国藩 ­ /

● 毋道人之短,毋说己之长。施人慎勿议,受施慎勿忘。世誉不足慕,惟仁为纪纲。隐心而后动,谤议庸何伤。毋使名过实,守愚圣所臧。在涅贵不淄,暧昧内含光,柔弱生之徒,老氏戒刚强。行行鄙夫志,悠悠固难量。慎言节饮食,知足胜不祥。行之敬苟有恒,久久自芬芳。 ——曾国藩 ● 百战百胜,不如一忍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罪莫大于好进,祸莫大于多言,痛莫大于不闻,过莫大于不知耻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闻谤而怒者,谗之隙也。见誉而起者,佞之媒也。绝隙去媒,谗佞远矣。——曾国 藩

● 人之善恶形于言,发乎行,人始得而知之。 但萌诸心, 发于虑,鬼神已得而知之矣, 君子所以贵慎独也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容耐是处境第一法;安祥是应事第一法;退让是保身第一法;涵容是待人第一法;若将富贵贫贱死生,置之度外,是养心第一法。——曾国藩

● 解仇怒箴:法生便扫,莫论是否。百年偶聚,何苦烦恼。太虚之内,无物不有,万 事从宽,其福自厚。 ——曾国藩 ­

● 断嗜欲箴:染性触物,粘于饴胶。滥爱贼人,毒于戈矛。片时意适,永劫灵消,一 丝未断,尘网难超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人不自重,斯召侮矣。不自强,斯召辱也。自重自强,而侮辱犹是焉,其斯为无亡 之灾也已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人有才而露,只是浅,深则不露。方为一事,即欲人知,浅之尤者。凝重之人,德 在此,福亦在此。心定气平,而身体之安和舒泰,不待言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一念之善,吉神随之。一念之恶,厉鬼随之。知此可以役使鬼神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闻人善则疑之,闻人恶则信之,此满腔杀机也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无为名尸,勘破幻妄也。无为谋府,无思也。无为事任,无为也。无为知主,地知 也。然须定得性了,方行得四者,不然实行不去。庄子曰: “吾以无为为乐矣,又俗之所大 苦也。 ”大颠曰: “众人而不思不为,则天下之理几乎息矣。 ”应事接物只是一个情字为累,若无情则无累矣在,故曰圣人无情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君子贵通天下之志,疾恶太严则伤公明之体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凡人言及非人非理事,我虽不与谋,若从旁附和一句,便自有罪。故处此有三道,以至诚感悟之,上也。去其太甚,次也。漠然不置是非于其间,又其次也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事涉刻薄者,即所持甚正,亦不可自我开端。 ——曾国藩 ­

● 凡处事但自家踏得田地稳,一任间言语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伤化毁俗者,虽亲虽贵,必疏而远之。清公贞修者,虽微虽践,必亲而近之。 — —曾国藩

● 善人固可亲,未能知,不可急合。恶人固可疏,未能远,不可急去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小人如虎狼蛇蝎,殆又甚焉。虎狼之威,蛇蝎之状,皆知其足以害己,深避而预防之。小人则心如虎狼,其貌驺虞,念如蛇蝎,其言鸾和,人不知其将害己而狎之,鲜弗及矣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称人之善,我有一善,又何妒焉?称人一恶,我有一恶,又何毁焉? ——曾国藩

● 闻人之善而掩覆之,或文致以诬其心。闻人之过而播扬之,或枝叶以多其罪,此皆 得罪于鬼神者也,吾党戒之。 ——曾国藩 ­

● 论人情只往薄处求说,人心只往恶边想,此是私而该底念头,自家便是个小人。古人责人,每于有过中求无过。此是长厚心,盛德事。学者熟思,自有滋味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古人爱人之意多,今人恶人之意多。爱人,故人易于改过,而视我也常亲,我之教 益易行。恶人,故人甘于自弃,而视我也常仇,我之言必不入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将古人心信今人,真是信不过。若以古人至诚之道感今人,今人未必在豚鱼下也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水激逆流,火激横发,人激乱作,君子慎其所以激之者。愧之则小人可使为君子, 激之则君子可使为小人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君子称人之善而非誉也,折人之过而非毁也,毁其劝善而改过也。小人不然,善则忌之,过则扬之。——曾国藩

● 君子贵通天下之志,疾恶太严则伤公明之体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凡人言及非人非理事,我虽不与谋,若从旁附和一句,便自有罪。故处此有三道,以至诚感悟之,上也。去其太甚,次也。漠然不置是非于其间,又其次也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事涉刻薄者,即所持甚正,亦不可自我开端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凡处事但自家踏得田地稳,一任间言语。 ——曾国藩 ­

● 伤化毁俗者,虽亲虽贵,必疏而远之。清公贞修者,虽微虽践,必亲而近之。 — —曾国藩

● 善人固可亲,未能知,不可急合。恶人固可疏,未能远,不可急去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小人如虎狼蛇蝎,殆又甚焉。虎狼之威,蛇蝎之状,皆知其足以害己,深避而预防之。小人则心如虎狼,其貌驺虞,念如蛇蝎,其言鸾和,人不知其将害己而狎之,鲜弗及矣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称人之善,我有一善,又何妒焉?称人一恶,我有一恶,又何毁焉? ——曾国藩

● 闻人之善而掩覆之,或文致以诬其心。闻人之过而播扬之,或枝叶以多其罪,此皆得罪于鬼神者也,吾党戒之。 ——曾国藩 ­

● 论人情只往薄处求说,人心只往恶边想,此是私而该底念头,自家便是个小人。古人责人,每于有过中求无过。此是长厚心,盛德事。学者熟思,自有滋味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古人爱人之意多,今人恶人之意多。爱人,故人易于改过,而视我也常亲,我之教 益易行。恶人,故人甘于自弃,而视我也常仇,我之言必不入。 ——曾国藩 ­

● 将古人心信今人,真是信不过。若以古人至诚之道感今人,今人未必在豚鱼下也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水激逆流,火激横发,人激乱作,君子慎其所以激之者。愧之则小人可使为君子, 激之则君子可使为小人。 ——曾国藩

● 君子称人之善而非誉也,折人之过而非毁也,毁其劝善而改过也。小人不然,善则忌之,过则扬之。——曾国藩